“潜力目的地”是爱彼迎推出的深度报道栏目。基于房客的旅行数据,我们致力于发现尚未为人所知的新兴旅行目的地。虽然数据无法给我们讲故事,但我们的当地房东可以。我们的最新发现是一片位于大西洋中央的岛屿,也是葡萄牙的领土之一。这里出产地球上最甜美的菠萝,岛上的居民住在休眠的火山之上,而在其首府,您将亲眼见证有识之士如何打造极具创意的城市中心地带。


若非亲眼所见,您很难相信这样的地方竟可以成为葡萄酒之乡。很少有人能在岩石之上建造葡萄园,但奥古斯托·席尔瓦却可以。他的农场位于亚速尔群岛的皮库岛(Pico)上,虽然冻结的火山岩地表给种植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但奥古斯托和他的助手们不肯就此屈服。他们远涉重洋,从更为肥沃的地方采集优质土壤,用货车运回至这座大西洋中央的火山之巅,有时甚至还要自己亲自扛回来。

为了防止葡萄受到数百米之外的海水盐沫侵袭,奥古斯托用岛上的多孔黑火山石为每一棵葡萄树建起了苗圃,一片片格子墙横穿皮库岛低地区,格外引人注目。如今他已经80岁高龄,在亚速尔从事种植业已有50年。他给我们倒了一杯琥珀酒,味道甜美浓烈,这自然要归功于奥古斯托精细的园艺技术。当被问及长寿的秘诀,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就是工作!”(也许还有葡萄酒。看看他是多么大方地从破旧的老塑料可乐瓶中倒出自酿葡萄酒,您就会明白了。)

奥古斯托的葡萄酒仿佛一个缩影,充分体现了亚速尔群岛九个岛屿共同的强大生产力——作为葡萄牙领土的一部分,这里远离大陆,鲜为人知,但在过去几年中,蓬勃的本土创造力吸引了越来越多特立独行的旅行者,而当地人也从这些旅行者身上汲取了更多灵感。

怀着对大千世界的渴望,年轻一代亚速尔人纷纷走出这片岛屿,最终却必然要重返故土,并在艺术、美食、设计等各个领域崭露头角。“他们从外面的世界带回了丰富多彩的东西。”克里斯蒂娜·彼得森表示。她的丈夫罗伯特是爱彼迎的超赞房东。在亚速尔群岛最大的岛屿圣米格尔岛(São Miguel)上,这对夫妇邀请爱彼迎房客住进亚速尔传统住屋。最近他们刚刚拆掉了糟糕的80年代装潢,让最初的木材和石灰石重新裸露在外。

说起游客们最近对亚速尔岛热情重燃,克里斯蒂娜表示:“我有点害怕。我希望我们遵从大自然的规律,走一条永续发展的道路,而不是走大众观光路线。毕竟,大自然是这里的岛民们最宝贵的财产。”

凝望着亚速尔群岛壮美的大自然景色,大自然将以令人震撼的气魄回以凝视。地心深处滚烫的岩浆在这里呼之欲出,仿佛要以无可阻挡的气势席卷一切。富尔纳斯(Furnas,发音同英语“熔炉”)地如其名,是一座无比可爱的翠绿色山谷,含有亚硫酸灰泥的滚烫溪水不时散发出腐烂鸡蛋的臭味。亚速尔岛的特色美食名为“克日多”,这是一款把西班牙辣香肠、卷心菜和红薯混合在一起的炖汤。当地人把食材倒进大锅中,放到不会烫到人的地洞里,利用地热慢慢煮上六个小时就可以出锅了。坐落在海边岩石之间的费雷拉(Ferreira)是一片由温泉汇聚而成的潮水潭,您可以在这片天然的水疗中心里自由自在地畅泳,即使是夜晚也没问题。火湖(Fogo)则用宝蓝色的湖水填满了火山坍塌后留下的火山口。

 

和火湖一样,七城湖(Sete Cidades)同样位于圣米格尔岛上。爱彼迎房东安德烈·奥古斯托·利马在休眠的火山口之中建起了几间湖畔度假屋,处处彰显出大自然对整齐之美的叛逆。提起第一次看到这些住屋不同寻常的设计,安德烈说:“我还以为设计错了。”然而,歪斜的屋顶和木质结构的建筑在森林之中显得格外精巧绝妙。房客们都很喜欢住在火山口里的创意:在这里,您不会联想起火山爆发的恐怖景象,一切都是那么“美丽祥和”。

除了出租房源,安德烈还在温室里种植亚速尔岛最大名鼎鼎的水果——菠萝。在这里栽培菠萝需要消耗大量劳动力,全程均不使用化肥和农药,并通过烟熏的方法让菠萝呈现出无与伦比的甜度与风味,仿佛来自另一个遥远的世界(事实也基本如此),和那些堆积在超市货架上的流水线产品迥然不同。

 

从岛屿周围汹涌澎湃的海浪,到岛上火山喷发带来的震颤,亚速尔岛拥有富饶而毫无掩饰的自然景观,并逐渐成为诸如安德烈这样富有创造力人士的沃土。弗朗西斯科·卡马拉将亚速尔岛与世隔绝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如果您一直梦想着住进天堂孤岛,却又时不时想去城里大饱口福、拍几张照片晒到朋友圈上,来找他就对了。亚速尔群岛“与世隔绝”只是一种比喻,但弗朗西斯科的爱彼迎公寓是真正的“与世隔绝”。这些房屋地处半岛尽头,依靠太阳能和风能供电,水源则来自天然泉水,整个建造工程花费了弗朗西斯科一家人整整20年的时间。

“入住要花上两个小时的时间。”弗朗西斯科表示。他们先要去距离这里最近的村庄里贝拉·昆特(Ribeira Quente)接房客,然后开着吉普车、载着行李行驶到距离住宅最近的汽车泊车点。但这样一段长途跋涉的确物有所值——在海岸岩石之间,便是浪花拍打的美丽泳池。

当然,弗朗西斯科也承认,“不是人人都适合来这种地方”。而对某些旅行者来说,这恰恰就是来亚速尔岛的理由。

也许您会问: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难道亚速尔连个像样的城市都没有吗?当然有。在亚速尔群岛的首府蓬塔德尔加达及其他都市地区,本土文化传统与国际大都市创新精神并驾齐驱,渗透于城市中的每一间咖啡馆、每一家夜店及每一条小巷。内省与外拓的共同作用营造出了强大的张力,克里斯蒂娜·彼得森更是将这迥异的两面性称为亚速尔“岛民的双重身份”。

“虽然我们处在亚速尔群岛的边缘地带,但我们也想成为受人瞩目的中心。我们想把边缘变成中心!”杰西·詹姆斯说。他是亚速尔群岛“边走边聊”(Walk & Talk)艺术节的联合创始人。在这个一年一度的艺术节上,人们会在蓬塔德尔加达街道两侧的建筑上创作奇特瑰丽的巨型壁画,展示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亲眼见证创意中心的逐步成型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当下的蓬塔德尔加达就好比处在萌芽期的布鲁克林、肖迪奇或新克尔恩(注:这三个地区分别是纽约、伦敦及柏林充满艺术气息的潮流区域)。马里奥·罗贝托和维托·马尔克斯是这片创意地区奠基人中的两位代表人物。维托·马尔克斯甚至还发明了“O Quarteidâo”(街区)这个词,用以代指汇聚精品店、画廊与餐馆的新兴区域,距离港口附近的游客区有几条街之隔。这两位潇洒不羁的男士头戴登对的草编软毡帽,身着松垮长裤,维托的手里更是永远少不了香烟。在他们的带领下,我们得以走进这片新兴街区。

我们的行程从两人联合创办的摄影艺术廊“米奥罗”(Miolo)开始,随后我们拜访了亚速尔唯一一家素食餐馆——人气极高的“罗塔斯”(Rotas)。皮革制品商店“佩莱和奥索”(Pele e Osso)出售乡村风凉鞋,设计灵感来自店主的亚速尔探险之旅;时装店“萨拉·弗兰卡”(Sara França)以店主的名字命名,色彩鲜艳的连衣裙上装点着极具当地特色的八仙花图案;“马洛塔”(Marota)出售复制的仿古明信片,上面印有身着传统“卡波特”(Capote)的妇女的图案——在这片天主教依旧占主导地位的群岛上,“卡波特”长袍的历史由来已久。

“卢浮·米夏埃朗斯”(Louvre Michaelense)这个美丽的名字令人浮想联翩,其前任店主对巴黎可谓爱之深、情之切。几乎每一位和我们聊过天的创意领域人士都会提到这家极具前卫意识的店面,并建议我们去那里逛逛、喝上一两杯“galão”(当地的拿铁咖啡)。这家商场以木镶板和落地玻璃橱窗打造出颇为复古的装饰风格,里面出售各式各样的亚速尔当地商品,刺绣图、橙子与百香果茶、本地产金枪鱼罐头、旧勺制成的珠宝、黑胶唱片,应有尽有。

马里奥与维托正努力让一个破败的街区得以复兴。而在马里奥看来,他们还怀有格外明确清晰的使命:“我们不想一下子推翻一切。我们希望慢慢来,将这里逐步变成世界一流之所。但我们也不想把这里变成高端街区。”这就意味着,随着新兴的时髦场所遍地开花,那些老式男装店和塑料餐具店仍可以保留自己的一席之地。

在皮库岛上,同样的包容性理念也渗透进了岛上近年来最令人瞩目的建筑作品之一“塞利亚餐厅酒吧”(Cella Bar)。这里曾是一处古老的港口葡萄酒仓库,用朴素的玄武石建造而成,如今它被改造成了一处餐饮场所,蜿蜒的木制扩建区以葡萄酒桶为建筑灵感。过去,岛上居民会把这些酒桶放下水,让它们飘向等待在近海上的船只。

“光是等螺丝到货,我们就等了整整6个月!”餐厅老板之一的菲利佩·保罗说道。建筑材料运输延迟是岛民们经常要碰到的问题。但漫长的等待显然是值得的——这座建筑赢得了久负盛名的ArchDaily建筑奖等多项国际奖项。但对于那些长期居住在这里的普通岛民来说,这座蜚声海外的新生建筑物是否会让他们有被拒之门外的感觉?

菲利佩说,并没有。“夏天的时候几乎都是游客,但到了冬天,来的都是本地人。”

当然,对于游客来说,只有精美的建筑还不够。塞利亚餐厅酒吧将帽贝浸泡在黄油与大蒜中,为这种其貌不扬的软体海洋生物赋予了令人惊艳的味道,而新鲜无比的烤章鱼更是娇嫩可口,令人难以置信。餐厅里提供的皮库岛本地产葡萄酒自带独特的海水咸味,仿佛温柔的亚速尔海浪一般冲刷你的味蕾。

若阿娜·科蒂尼奥和丈夫杰米在岛上运营着一家爱彼迎旅舍“Quinta do Bom Despacho”。在提到旅舍经营的首要理念时,若阿娜说:“我们自行处理自己的粪便”。要想弄明白她的话,即便是最资深的生态学家也要去花园后面的旱厕一探究竟。而旅舍的外围地区则洋溢着极具本地特色、充满创造力的永续发展精神。这种精神正逐渐风靡于亚速尔的乡村与城市。

这对夫妇的旅舍位于蓬塔德尔加达郊外一栋17世纪庄园里,占地广阔,旁边就是高速公路。庄园里拥有一片充满当地情调的花园,还有供房客使用的天然泳池。一群青蛙不时会跳进水中,若阿娜也会在泳池边跟着跳——相信这一定是她在派对上常玩的小把戏。和不少人一样,若阿娜也是在离开亚速尔群岛后又重返故土的。她曾是“保护国际”(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等公益组织的可持续发展顾问,工作就是满世界“闲逛”,而现在,她放弃了这份工作,返回家乡“保护这里的世界”。

如果您住在这里,就可以好好端详若阿娜的亚速尔大家族流传下来的各种物件:大烛台般的家谱雕塑、严肃的祖先肖像画,都为这里赋予了一丝复古情调。而最吸引房客的,当属这里极具社会责任感的经营理念:采购政策严格遵守伦理道德,芬芳花园里的柠檬马鞭草和咖喱草可为当地盲人和坐轮椅人士提供药材,家具则是由长期失业者制造的。(若阿娜还带我们拜访了那些装潢更为时髦的房间,其中一间里的四柱大床拥有数百年历史并经过重新修复,相信房客们也一定会喜欢)。

若阿娜说,她已经看遍了全世界,现在她“很高兴全世界都来我这里看看”。在她身上,新一代亚速尔人强势而坚韧的处事态度体现得淋漓尽致。

西蒙·布什(Simon Busch)曾是英国《金融时报周末版》(FT Weekend)的专栏作者,现在他为Buzzfeed、英国《独立报》(The Independent)和CNN.com撰写旅游类文章,并在英国广播公司国际频道(BBC World Service)担任主持人。他也是一位伦敦的爱彼迎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