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力目的地”是爱彼迎推出的深度报道栏目。基于房客的旅行数据,我们致力于发现尚未为人所知的新兴旅行目的地。虽然数据无法给我们讲故事,但爱彼迎房东们可以。

在南非的各大城市中,德班的地位可谓不上不下:约翰内斯堡雄心勃勃,而且非常成功;随手一拍便是景的开普敦则是所有人的心头好;而德班虽然也有众多迷人之处,却一直被人们所忽略。好在随着本土企业家让德班的创意精神得以复兴,这座城市也终于走出了兄弟城市的阴影。


在德班,感觉决定一切。

“今天早上的天气很有冲浪的感觉。”“感觉现在该喝杯咖啡了。”“今晚感觉很适合吃烤肉吧?”您甚至还会撞见摄影师指点模特,要求来点“引人侧目的感觉”。

美妙的感觉无疑是南非德班的重要特征。这座海滨城市拥有美丽的海滩、温暖的印度洋海水以及全年普照的阳光。德班平均每年有320天都是晴朗的好天气。无论是清晨时的劈波斩浪,还是临近傍晚的悠闲漫步,海滩在大多数德班人日常生活中都扮演着固定出演的角色。在这般美妙感觉的包围之中,您可能会以为德班是一座慵懒悠闲的沿海城镇,是冲浪好手与海滩发烧友的地盘。事实上,虽然冲浪好手与海滩发烧友的确在德班的人口中占据很大比例,但他们同时也是极具开拓意识的企业家与艺术家。

不过,氛围虽然轻松,在德班做一名创意工作者却并不容易,工作压力也比许多地方大得多。“德班这个地方不好‘混’,”爱彼迎房东安德鲁·拉尔(Andrew Rall)表示。在英国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他于1999年重返故乡,是德班创意复兴浪潮的领军人物。“这里是一试身手的好地方。如果您能在这里成功,便能在任何地方成功。”

在约翰内斯堡与开普敦调查一下蓬勃发展的广告、媒体、娱乐与时尚行业的从业者,您会发现:南非不少重要的创新引领者都来自德班,但为了个人发展,他们选择远离家乡。可如今,相反的戏码正在上演:像拉尔这样富有远见的人士纷纷返回故土,从基层层面推动着德班内城的复兴与郊区的蓬勃发展。拉尔是车站道(Station Drive)地区的开拓先锋之一。通过像他这样的一批有远见的私人开发商的努力,这片不大的区域蓬勃发展,成为了德班名副其实的创意中心。拉尔创立的“301蒸馏室”(Distillery 031)就在这里,其中包括诸如特伦斯布雷(Terrence Bray)、简休斯(Jane Sews)等受人欢迎的当地时尚品牌的工作室,还有各种商店、咖啡馆,以及一个人气极高、名为“晨贸”(Morning Trade)的每周市集。这里也是德班每月首个周四的庆祝活动的中心,届时会有现场音乐、艺术展览及流动餐车,是德班人每个月都热切期待的社交活动。

我问拉尔,如今是什么吸引着出走的德班人重返故土。“原因就在于车站道这样的地方。”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创意需要社区环境。随着诸如车站道这样的区域不断涌现,创意工作者找到了自己可以生存的土壤。在这里,你既可以谋生,也可以享受由海滩、好天气及户外活动构成的美妙生活方式。”

当天晚些时候,我和迪蒂•萨特克(Didi Sathekge)一起驾车深入车站道地区。她是我因为参加每月首周四的庆祝活动而结识的爱彼迎房东。这一庆祝活动每月在车站道举办一次,届时会有各种画廊开幕式、流动餐车、派对及现场音乐。迪蒂•萨特克是约翰内斯堡人,四年前来到了德班,但您并不能看出来她的身世。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跟随她的脚步,从车站道到格伦伍德(Glenwood)的咖啡馆,再到佛罗里达路(Florida Road)的画廊开幕式,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人跟她打招呼。“我已经成为德班人了。”她无比自豪地说道。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好莱坞赌场(Hollywood Bets)享受着深夜的南非三明治——这是一款经典的南非街头美食,源自南非种族隔离时期的德班印第安人群体。“当一个德班人,意味着你要取得内心的平衡。因为这座城市就是这样,你可以在这里享受最好的工作和最好的休闲。”

这种平衡很大程度上与德班最著名的标志有关——那片让人欲罢不能的绵长黄金海滩。“海滩是这里最‘民主’的地方。你可以看到裹着头巾的女性与身着比基尼的冲浪者在一起,无家可归人士收集可回收物,还有在海中进行洗礼的重生基督徒。人人都可以愉快地享受海滩,因为这里就是人民的游乐场。”雷蒙德·毕雷(Raymond Perrier)表示。这位爱彼迎房东在德班的北海滩拥有一套面朝大海的公寓。作为一名英国人,他曾先后在伦敦、约翰内斯堡及纽约工作,如今搬到了德班,担任丹尼斯赫利中心(Denis Hurley Centre)的总监。在他看来,德班远胜过他工作过的其他地方。“这里是最有意思的城市。各个圈子不断重叠:宗教在这里融合,民族在这里融合,种族在这里融合。”

从音乐到艺术再到设计,这座城市令人陶醉的“文化鸡尾酒”影响着一切。德班的多样性是其独特气质的基础:这里是祖鲁文化、英语文化及印度文化的所在地,从而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文化混合体,不同于南非其他任何一座城市,这一点在美食、音乐、艺术等一切领域皆有体现。“如果您喜欢非洲,如果您想来非洲,这里便是一座绝赞的非洲城市。”拉尔说道,“但这里并非单一文化的城市,也并非是欧洲城市的‘拷贝’。”

由此产生的创意文化与包括开普敦和约翰内斯堡在内的其他地方都截然不同:不被潮流所驱使,更忠实于城市本真的灵魂。“德班不是一个被金钱驱动的城市,人们做事的动机更多是出于热爱,而不是迎合潮流时尚。这里比别处更诚实。”艺术家艾旺·伍尔夫(Aewon Wolf)说道。我和他相见于新兴的河滨城(Rivertown)区一间明亮而如洞穴般的仓库中,他正在将这里改造为一座生活方式中心,让德班的年轻人聚在这里一展才华:练习舞蹈、录制音乐、绘画并展出作品。“在其他城市,受大量商业资本的驱使,人们往往依附于潮流。而在德班,即使是追随潮流的人也不会挣大钱,索性不妨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亲眼见证了德班的精英在城中各处做着他们喜欢的事情。在河滨城,我在街头派对上跟着德班本土gqom舞曲音乐翩翩起舞;在格伦伍德的夸祖鲁纳塔尔艺术协会,才华洋溢的当地艺术家在宽敞时髦的空间里展示自己的作品;在著名的摩西·马布海达体育场一层是“心动市集”,从连衣裙到辣椒酱应有尽有,皆由当地能工巧匠亲手打造;在星期六下午的中央商务区,不起眼的詹姆森小酒馆隐藏在一座购物中心的背后,我在那里观赏了当地人表演即兴音乐魔术。

在詹姆森酒馆,我看到艺术家兼音乐人尼维什·拉瓦特拉尔(Nivesh Rawatlal)在演出中途去外面抽烟,便跟了出去。我问他德班的创意精神是什么。“就是独特的德班声音:一段出租车之旅、一份南非三明治,”他说道,“各种各样的事物都可以。”

在德班呆上几天,您也很快会熟悉那种独特的声音。在莫宁赛德(Morningside)、贝雷亚(Berea)、马斯格雷夫(Musgrave)等人气住宅区的街道两旁,精致的房屋与公寓楼掩映在郁郁葱葱的绿树之中。但这里最令人垂涎的“不动产”当属黄金海滩——这是德班标志性的海滩,也是城市的“心脏”。在德班,15分钟以内便可以达到任何地方,无论当地居民和游客都可以轻松在城中游走。探索德班的最佳方式之一便是“环绕德班”步行导览:参与者先在海滨悠闲地漫步,同时了解德班著名的装饰艺术建筑,随后一群充满热情的当地人会带领大家到访城中少有人知的另类好去处。导览经常能吸引数以百计的参加者,其联合创始人乔纳斯·巴劳斯(Jonas Barausse)表示:“起初这只是一个试验,最后却变成了一场运动。”

“来参加‘环绕德班’步行导览的人都明白,自己会进入一个如兔子洞般神奇的世界。”步行导览的联合创始人、摄影师戴恩·福尔曼(Dane Forman)补充道。“我们让大家不再宅家里,而是走到街上。”

无论您是步行、驾车、骑车还是冲浪,最重要的是您要走出去、全身心感受这座充满活力的城市。“德班有数不胜数的机会,仿佛擦根火柴就能引爆。”拉瓦特拉尔表示。

而您,一定要在德班“引爆”全球之前去那里看看。


萨拉·可汗(Sarah Khan)是一位旅行作家,曾在三片大陆的五个国家居住,最近她一直住在南非,并爱上了德班尚未被世人留意的魅力。您可以在她的网站上阅读她的作品,也可以在InstagramTwitter上关注她。

?: Kent Andreasen / Steve Glashier